手机端
当前位置: > 国内新闻 >

武汉夜生活网报道:日本反腐风云搅动政局:战后首次逮捕起诉

武汉夜生活网报道:河井克行夫妇曾是日本政坛耀眼的政坛夫妇。日本政界分析人士称,河井克行夫妇涉嫌贿选案对安倍内阁的打击巨大,在新冠疫情应对分歧已经严重影响内阁凝聚力的情况下,贿选暴露出的“金钱政治”问题将令安倍内阁陷入更加严重的执政危机。

在日本广岛市佐南区,前法务大臣河井克行的事务所于7月11日正式关闭,还在大门贴上了“租户募集”的告示。此前三天,东京地方检察厅以违反《公职选举法》的罪名,7月8日对57岁的河井克行及其妻子、46岁的国会参议员河井案里提起诉讼。两人涉嫌选举贿赂。

根据起诉书内容,河井克行去年3月下旬到8月上旬,为了让妻子河井案里当选国会参议员,128次向广岛县当地的议员、选举工作人员、后援会相关人员共计100人支付贿金290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90多万元)。其中河井克行与妻子共谋,向其中5人支付现金共计17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万元);他单独支付的现金则为273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79万元)。

河井克行夫妇曾是日本政坛耀眼的政坛夫妇。日本政界分析人士称,河井克行夫妇涉嫌贿选案对安倍内阁的打击巨大,在新冠疫情应对分歧已经严重影响内阁凝聚力的情况下,贿选暴露出的“金钱政治”问题将令安倍内阁陷入更加严重的执政危机。

河井夫妇

首相安倍的支持率自疫情以来已经跌至历史低点,日本最迟明年将大选,新内阁的产生将面临诸多不可测因素。

日本战后首次逮捕法务大臣 等待“百日审判”

日本国会例行会议闭幕第二天,6月18日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对河井克行夫妇实施逮捕。下午不到5点,嫌疑人河井克行乘坐的车进入了东京拘留所。车厢里拉着窗帘,无法看到里面。而5点刚过,河井案里的车也进入了东京拘留所。这一次的逮捕是经过日本国会批准的——国会议员在国会会议期间有免于被逮捕的特权,所以检方在国会闭幕后,第一时间实施逮捕。

下午不到5点,嫌疑人河井克行乘坐的车进入了东京拘留所。

日本法务省称,这是日本战后首次逮捕并起诉前法务大臣。据知情人士透露,河井克行虽然承认大部分提供的现金,但否定“收买”的目的。他解释称:“是为了表示慰问和扩张党的势力”。河井案里也否认说“不记得参与违法行为”,她的辩护律师已经向东京法院申请了保释,河井克行的保释请求也将于近期提出。

在对河井夫妇贿选案的侦查结束后,东京地方检察厅提起了公诉。根据日本相关法律的规定,需尽量从起诉开始计算的100天内作出判决。目前河井夫妇正静待“百日审判”。

78岁的繁政秀子是第一位承认收取河井克行贿赂而辞职的议员。6月29日广岛县府中町议会批准了她的辞职。繁政早前表示,2019年5月河井将一包装有30万日元现金的信封递给她,说“这是安倍给的”。繁政因此不好意思拒绝。河井夫妇被捕后,广岛县内的多名行政首长和议员纷纷承认收钱并辞职,还提供了同河井克行及秘书的社交软件聊天记录。

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和广岛地方检察厅对涉嫌收取现金的100名广岛当地官员进行了刑事侦查。检方查明,县议会和市议会相关受贿议员分别收到十万至百万日元不等的贿金,后援会相关人员和选举工作人员则分别接受了五万至数十万日元不等的贿赂。目前检方暂缓对这100人进行刑事处分,但没有对外公开理由。

广岛出生的河井克行1996年第一次当选当地议员,2001年与河井案里结婚。河井案里2003年在广岛县议会上首次当选议员,自此夫妇互相配合展开活动。2009年6月的公开视频显示,在广岛市河井克行的竞选拉票活动上,河井案里一身黑裙,满面笑容地站在河井克行的旁边为其拉票。

在2019年7月的日本参议院选举中, 河井案里是女性候选人之一,并最终首次当选国会参议员。她在广岛选区竞选,呼吁要改变国会。同一选区还有另一位自民党候选人沟手显正。沟手是批评安倍的人物,他从自民党拿到的选举资金只有1500万日元,而河井案里拿到的资金是他的10倍——1.5亿日元。2019年7月,安倍亲自为河井案里的竞选活动站台,河井案里在竞选活动现场拿着麦克风高喊:“为安倍晋三首相热烈鼓掌。”

日本首相安倍为河井案里站台。

在河井克行被捕当天,安倍在记者会上鞠躬向国民道歉。他说:“曾隶属我党的现任国会议员被逮捕,非常遗憾。作为曾经任命他当法务大臣的人,我痛感(自己的)责任,向国民深深道歉。”他还强调:“接受国民的严厉目光(监督),我们国会议员也必须自行端正态度。”

河井克行多年担任安倍的特别助理,是安倍的亲信。河井克行在安倍政府和自民党内担任内阁总理大臣辅佐官、自民党总裁外交特别辅佐官、法务大臣等重要职位。他与官房长官菅义伟也关系密切。

“留给舆论的印象是,自民党特定的候选人受到安倍首相的优待,安倍间接参与到这件事上。为了顺利解决河井夫妇的案件,安倍政权曾努力延长东京检察长黑川弘务的退休年龄。”日本众议院前议员小池政就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同一选区对同样是来自自民党的候选人,却采取了排斥性的不公平手段,在自民党内部也是不好的影响。

日本立宪民主党、社民党、国民民主党和日本共产党四个在野党已成立针对河井夫妇贿选案的专门调查组织,重点针对1.5亿日元选举资金费和贿选关系进行调查,意在追究安倍的责任。

安倍称“累了” 今秋解散众议院或成定局

坐落在东京永田町的日本国会,执政党内部也有公开批评安倍的声音。永田町“今年秋天解散众议院,举行众议院选举”的看法日渐高涨。首相官邸工作人员越来越多人最近听到安倍嘟囔:“我已经累了。”

永田町的国会议事堂

除了河井夫妇涉嫌贿选被逮捕起诉之外,疫情期间因被曝光外出与记者打麻将赌博的丑闻,东京高等检察院检察长黑川弘务也提交辞呈。目前安倍内阁支持率正在急速下降。根据《读卖新闻》7月3日到5日的舆论调查,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为39%。不支持率为52%。各大媒体的舆论调查也显示,近几个月来不支持率持续上升,差距还在进一步扩大。

在新冠肺炎感染人数不断上升的东京,自民党官员深夜会面,多次传出讨论众议院解散的传闻。7月2日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和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在东京都内的料理店聚餐。日本媒体披露称,岸田引出“众议院解散的可能性”的话题时,二阶俊博的回答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解散”。但媒体猜测“肯定聊得更加深入”。

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的是日本现任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麻生在2008年就任首相时,曾犹豫解散众议院事宜,结果到第二年夏天众议院选举惨败。对麻生而言,自民党下野的经历是痛苦的。正因如此,每到这时他都会向安倍谏言提早解散众议院。

解散众议院可谓日本一道独特的政治风景。根据日本宪法,在日本众议院选举中占多数席位的政党成为执政党,执政党总裁则成为首相来组建内阁。日本众议院议员正常是一届任期四年。但日本首相常在不利情况下,利用内阁实际掌握的解散众议院的权力,来扭转政坛局面。因为根据日本宪法,在内阁的建议和承认下,为了国民福祉,天皇可以颁布法令、召集国会、解散众议院等。而日本天皇只是国家象征,所以内阁的“建议权”实际就是解散权。通过解散众议院,提前重新进行选举,可以起到政治洗牌的作用。

麻生在6月29日与联合执政的公明党的干事长齐藤铁夫会谈时表示,“希望在今年秋天举行众议院选举”。麻生6月19日晚与安倍、菅义伟及自民党税制调查会长甘利明共进晚餐时,也花了两个半小时关于此话题交换意见。

有评论人士认为,如果在此时解散众议院,也可能是对在野党有利,毕竟安倍内阁的当务之急是应对新冠疫情,特别是东京的感染扩大使得“第二波”疫情来袭。如果此时众议院解散,造成政治空白,肯定会受到批判。

一名自民党官员对媒体称:“从常理来说,秋季众议院选举是不存在的。但是如果做排除法的话,就只有秋季了。”因为本届众议院的任期将于明年10月结束。在那之前必须举行众议院选举。有四个时机可供选择:今年秋季解散众议院组建临时国会;年末到新年解散;明年春天到初夏即2021年度预算生效后解散;最后是众议院任期结束时解散。

疫情期间的日本国会

日媒分析认为,在排除法中“年末到新年”的时间点预计是第二波新冠疫情来临之际,再加上流行性感冒高峰期,有可能引发医疗崩溃危机。在“年末到新年”不应解散众议院。

而“明年春天到初夏”会招来公明党的强烈反对。公明党非常重视7月的东京都议会选举。因此,东京都议会选举和众议院选举之间至少要空出三个月的时间。自民党也不会无视联合执政伙伴的意见。

最后一个是“任期届满”的说法,但风险太大。从过去的历史来看,任期满的话,执政党大多都会输。任期满的选举将在新总裁的领导下进行,如果失败的话,新总裁就任后可能会在几十天内辞职。那样的话政局就会流动。

“今年年底美国总统大选,如果与安倍亲近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败选,外交上将遇到困难。之后还有可能中止东京奥运会,这些因素对政权的支持率没有正面推动作用。”小池政就认为,为避免困难的局面发生,趁着在野党的支持率还没有提高,选举势态没有形成的情况下,今年秋天解散众议院,提前进行选举是有意义的。另外,如果这次选举再次显示了安倍政权稳定,政权的凝聚力也可以维持,明年秋天的总裁选举也可以推举亲近自己的候选人。

日本杂志《PRESIDENT》披露,永田町很早就开始讨论“9月末解散(众议院)、10月25日投票”的具体日程了。如果在今年内安倍解散众议院的话,安倍第四次参加总裁选举的论调也会浮出水面,同时自民党内也有开始权力斗争的可能。“今年秋天解散众议院”是有充分可能性的。

群雄逐鹿 首相“接班人”会是谁?

安倍支持率下降,日本政治网站“文春在线”为此曾进行“支持安倍内阁吗?”“希望下一任首相是谁?”的问卷调查。6月2日到5日四天时间共收集有效答卷总数1018票,被调查者年龄跨度从10多岁到90多岁。最终“下一任首相人选”前五名排名依次是安倍晋三、石破茂、加藤胜信、岸田文雄、小泉进次郎。

安倍晋三与石破茂

而在去年年底“文春在线”网站对802名20岁到80岁的男女进行的调查结果排名为:石破茂、安倍晋三、河野太郎、小泉进次郎、岸田文雄。

前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金丸信曾夸赞自民党人才济济:“平时的羽田孜、乱世的小泽一郎、大乱世的梶山静六”。而如今到底谁是后新冠疫情时代具备领导潜力的人?

在各种舆论调查中,石破茂一直是“安倍继承人”候选人的首位。《读卖新闻》在6月5日到7日实施的调查中,石破茂获得了26%的支持。日本网友如此评价石破茂:“逻辑性强,很客观,通俗易懂地说明清楚,根据很是可靠。”“在野党的国会议员没有担当政权的气概,所以期待自民党的石破茂。”

不过原众议院议员西村真悟回忆称,以前曾一起在屋形船上聚会,全体成员决定一起唱《如果去海边》。但石破茂说“我不唱”,最终就没有唱歌。日本政治评论家有马晴海认为,石破茂虽然经验、学习能力和相关准备都做好了,但是政治不是一个人做就有结果的。安倍内阁的长期政权是由自民党干部、议员、官僚机构组成的。石破茂是与安倍不同类型的领导人,能不能得到大家的协助存在很大的担忧,毕竟无论什么形式,合作体制都是不可或缺的。

小池政就分析,石破茂一向是受到安倍警惕的人,不仅他本人,就连他所在的派系也受到冷落,甚至都难以赢得自民党内的总裁提名。但从舆论来看,对安倍政权感到厌倦或不满的人,比起支持不可靠的在野党,更愿意支持他。“自民党内部议员也同样感受到这样的支持,如果他们也追随石破茂就有获胜的可能。如果明年秋天众议院选举,应该是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之后,在自民党内石破茂的支持率有可能扩大。”

岸田文雄虽然榜上有名,但最近也让安倍陷入不安。据称安倍原本打算将政权“禅让”给岸田,但在新冠疫情的补助金问题上,岸田文雄暴露出对政局反应的迟钝。看到这一点的安倍,不安感又增加了。

“我和岸田在电视一起上节目的时候,想好好听取他关于宪法第九条和外交的想法,但是直到最后都没有说出来。说出来的只是些不痛不痒的政治话语。”日本大学法学部教授、政治学者岩井笃信称,今后的时代,如果领导人不能发表自己的意见,国民就无法跟随。即使人品再好,如果没有存在感的话就不能被认为是一个国家的领导人,长期执掌政权也是不行的。

随之浮出水面的还有“第二次麻生政权”。80岁的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6月10日在首相官邸进行了一小时的一对一会谈。会谈后,安倍向周围的人表明过心意,“下一届麻生来做(首相)”。意思是,如果安倍内阁支持率进一步下降,无法维持政权的情况下,安倍辞职,想让麻生接任。一位自民党相关人士说道:“对于安倍首相来说,麻生太郎是政界最值得信赖的政治家了。”

但日本政治记者角谷浩一说:“麻生以前就说过,‘如果安倍能做的话,我也能做吧’。他无视国民的意见,这种行为很严重。”

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次子、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在舆论调查中也位列“适合当下一任首相”的前列。但日本知名政治记者安积明子评论称,在很多方面,小泉认识还不足,没有形成作为政治家的基础。他虽然已经当选国会议员12年,但是好像没有学到什么。当自民党农林部会长、自民党厚生劳动部会长的时候,背后是有人指导他。现在的他还没有承担外交、安保、经济、福祉方面任务的能力。下一任首相更谈不上。

原防卫大臣稻田朋美也想东山再起,以“首个女性总理”为目标,对自民党总裁选举表现出了热情。但稻田朋美在担任防卫大臣的时候,曾在“森友学园”非法土地案和自卫队“日报”问题上公开撒谎。原经产官僚古贺茂明为此给她泼了一盆冷水:“现在的日本经济不断恶化,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在结构问题不断累积的情况下,新冠疫情扩大,国民对政府应对的不信任感也在高涨。在这种情况下,说谎的政治家和不能被信任的政治家绝不能当首相。”

分享至:

相关阅读